普惠金融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专区 → 普惠金融 → 普惠金融动态
【字体:
央行研究局纪敏:现在普惠金融发展面临着最好机遇
来源: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 2018-08-16 10:39:00

 

  新浪财经讯 6月12日消息,2018年6月12日下午,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普惠金融与乡村振兴研讨会,并发布中国普惠金融发展监测报告。本次研讨会讨论普惠金融可持续发展以及如何促进农村扶贫和乡村振兴等议题。

  以下是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纪敏演讲全文实录:

  说实在的,我关注宏观的东西确实多一点,最后一公里我讲不出来,刚才刘老师讲的,我确实受到了启发。我结合平时的一些工作,对他讲的谈一些我个人的体会,我跟他的看法特别相似。我说点宏观环境的事儿。

  现在我们普惠金融的发展,确实面临着最好的机遇,关于经济转型大的背景,整个农业或农村经济回报在上升,但这是相对而言的,相对于我们传统的制造业来讲,尤其是产能过剩的,包括房地产,也是基本上走到了转型的路口,不能说末路,永远都没有末路。过去我们从整个产业发展格局来说,一是农业,二是和农业有关的制造业,以及和农业有关的服务业,这三个方面,未来是我们转型的希望之一。

  前段时间,我们看到乡村振兴征求意见版的规划,未来五年,140多亿,可以说涵盖的方方面面非常多。到现在这样的阶段,我们说四个全面,五位一体,这次的乡村振兴,从产业兴旺到生态宜居、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它本身就是很全面的发展阶段。从新农村建设,主要还是强调基础设施,到这两年强调现代农业,到现在提出乡村振兴全面发展目标,不仅仅是农业和农村,不仅仅是“三农”,而是关系到整个经济转型重要的方面。这个内涵是非常丰富的。从产业兴旺这一条来说,现在所规划的产业振兴决不仅仅是粮食、种植业、养殖业,而是种养加一条龙,从产业链融合,从供应链、价值链、产业链做的规划,完全是大农业,大产业的概念。

  我印象比较深的,刚才刘老师提到的一些关键性、制度性的改革,土地、产权方面的改革,这都是非常重要的,我完全同意刚才刘老师讲的。我们的乡村振兴、农村金融多样性、多元化是个重要的特征,不再是过去小而散的,完全需要政策和其他的东西去支持的。我们和金融机构接触相对多一点,他们不傻,嘴上是响应国家的号召,搞普惠金融、绿色金融,但实际也看到了当中所蕴藏的巨大的追求规模报酬递增的潜力。其他行业,除非新经济、新动能,不容易的。包括做芯片,做手机,人家一卡你脖子,你不还得被动,一下就罚十多亿,而且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实质上是平等的,这是竞争力的反映。实际他们追求巨大的规模报酬递增的潜力,在乡村振兴这样大的背景下,多层次、多样性是未来农村金融重要的特征。

  乡村振兴战略里,小农还是非常强调的,另外是针对大农,不同的主体。针对小农这块,我们的目标是让他做到生活富裕,收入的增加,现在精准扶贫当中,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特点,小农也纳入到大的生产当中去,纳入到体系当中去,现在说产业链、价值链,扶贫当中,如果把贷款通过供应链,其他相对封闭的方式,如果你给了龙头企业或供应链上关键的主体,比你分散地给到各个农户其实是更好的。我们看到,阿里、京东在农村金融方面的实践,包括给我印象最深的科尔沁养牛的事儿,并不是给到一家一户的牧民,实际他把这个钱直接给到供应商,提供统一的标准化饲料,统一的种牛,统一的销售,对牧民来讲,我一心一意地专心把农养好就行了,我有多少养殖能力,我就能肉到多少资,这实际是非常好的风险对冲的办法。

  未来农村金融的方式,小农和大农之间也可以融合,怎么样把小农纳入到大农的方式当中去,可能是更好的方式,包括农村土地经营,像刘老师讲的,在经济作物这块,以及建设用地,不是搞纯粹粮食的生产,这块它更有价值。规模经营达到一定程度,现在有200万新农民,我只管种地,实际是新的农业工人,实际他的生产方式,组织方式在发生变化。这个背景下,我们农村金融服务对象不仅仅是小农,都在发生一系列变化。它的一些方式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第二,我们平时工作当中,还有一个深切的感受,我们怎么样把金融服务做到位,除了金融机构要加强自身能力建设之外,政府在这当中的角色定位要进行调整,就是政府该做什么?我认为也到了十字路口。以往我们讲政府要做的是规划,这当然是比较虚的一些东西,但这方面恰恰是很重要的,政府的规划是引导性、预期性的;另一方面,政府过去做的更多的事儿是,我们来确定各种各样的支持,各种各样的补贴,各种各样的政策,包括准入,我确定给谁,那个给他,这个给你,你要想来干这个事儿,或者我带批准你,有个很严格的市场准入,过去政府做金融政策、信贷政策是选择性的实施方式,比如支农再贷款,我就找农信社,就找农商行;扶贫再贷款就找国开行,给我成立一个扶贫事业部,邮储成立一个部,建行想做行不行?不行,就得找它。过去我们的政策都是找某个机构,直接把这些政策赋予你,完全是选择性的,包括财政资金的运用,奖补政策很大程度上也带有选择性和政府的分配性在里面。现在看来,无论从效果还是从各种各样的道德风险来说,是需要引起重视的。这种情况是需要改变的。

  怎么样这个政策更多向功能性方向转型?我们也注意到这一点了,两次准备金率的下调,一次是年初一次,一次是4月份这一次,其中有一个就是针对普惠金融的,当然还有绿色金融、小微企业都在里面,不管你是什么机构,只要达到一定的比例,符合我的要求,你就可以享受更优惠的准备金率。这和过去相比就不一样了,过去只是针对农商行,这是政策从选择性向功能性转变。这次释放流动性,扩大抵押品范围,我也说只要手里持有“三农债”、绿色金融、“小微企业债”,银行里持有这些债券或持有这些类型的优质贷款,我就可以从央行这里给你释放流动性,相当于一个质押品给你做回购的交易,给你提供流动性。这些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总体上讲,还不够,包括过去听到过的一些问题比较荒唐。

  比如小贷公司就是个企业,因为定位成你不是个金融机构,是个企业,所以,你的税收就只能交增值税,不能按金融机构一样要收同样的税收。为什么?我也是在做同样的信贷业务?那不行,你不是金融机构。这听起来很荒唐,但政策确确实实是存在的事儿。经过我们的努力,现在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决。类似与这样的情况,财政的奖补资金,各种各样的奖励资金就是对普惠金融的,首先我就是对金融机构,你是不是银监会发的有牌照的金融机构,银监会如果没有发你牌照,那你不可以干。发牌照里又是针对某一类的。这种选择性的政策在我们看来是比较多。这样的情况下,不光经济要转型,体制也要转型,政策实施方式也要从选择性向功能性转型。

  基础制度的改革,包括土地制度改革,工商资本下乡,类似的问题你怎么看,接受到什么样的程度?这些基础性制度改革必然会影响到未来乡村振兴方方面面,包括农村金融的有效性,这在某种程度上不比最后一公里重要性更差。谢谢大家!